盛极而衰还是凤凰涅��?从ofo的陨落说说上海凤凰

 新闻资讯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4-01 13:06

  被资本裹挟的ofo即将走完自己的短暂而辉煌的一生,却留下一地烂车。更为惨烈的是,本来就濒临亏损的上海凤凰成了资本游戏的牺牲品。传统的实体企业,受伤很深。

  我是个骑行爱好者,曾经独自骑车环游青海湖。当然了,我没少因为骑车戴墨镜、戴魔术头巾吐槽iPhone的刷脸功能,所以坚决支持屏下指纹解锁。

  为了修车,我买了各种工具,从撬链条的到换碟刹的到打气筒,甚至随身带着内六扳手,有次上高铁,安检的妹子从我口袋里摸出扳手,很困惑的看着我。

  作为最后一公里的最佳解决方案,很多城市在推广政府主导的公共自行车,由于要凭身份证办卡,还要到指定还车点还车,操作非常繁琐,体验很差。

  然而,好景不长,由于共享单车门槛极低,摩拜也迅速杀入了这个市场。◆▼随后各种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纷纷投放市场,一时间,▼▼▽●▽●单车成灾。

  通过前几年的集福和摇红包等活动,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两大移动支付巨头积累了相当可观的用户群体,再通过网约车的血拼,培养起第一批相对高端的线下移动支付的忠诚客户,然后通过共享单车把势力范围延伸到了学校… …

  维护单车的成本,远远低于其他方式培养用户移动支付习惯的成本,所以仅从这个角度看,共享单车就已经是赚了的。只不过盈利的环节并不在共享单车,而在于移动支付。

  所以,在美团收购了摩拜后,王兴说:好棋手通常都知道并接受自己同时也是更大棋局里的棋子。

  据说摩拜单车初期的成本3000块,而ofo的成本只有335元。小黄车以价格优势迅速占领了城市的每个角落,而在ofo背后的,是血汗代工厂―上海凤凰。

  中国作为自行车王国,凤凰、飞鸽、永久等品牌的自行车闻名遐迩,凤凰更是做到了上市公司。

  但是随着汽车行业的发展,自行车行业日暮西山,上海凤凰也沦落为靠卖链条为生。

  2017年5月6日,上海凤凰发布公告,称旗下子公司签订重大战略合作协议。协议的主要内容是,公司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与东峡大通(北京)管理咨询有限公司(OFO共享单车运营方)在凤凰品牌宣传、自行车及零部件生产制造和技术研发等方面进行战略合作,合作内容系公司日常业务。协议约定的500万辆采购量将给凤凰自行车带来约4000万元人民币的收益。

  为什么上海凤凰连8块钱的单子也接呢?因为国产(不含台湾省)自行车行业越来越萎靡不振,国内市场基本上没有陆资品牌的市场。高端碳纤维车以进口品牌为主,陆资品牌毫无竞争力;中低端产品又被来自台湾省的美利达捷安特打压的抬不起头来。上海凤凰2015年亏损,2016年微利,如果2017年再不接这8块钱的生意,距离ST就越来越近了。

  ofo的订单,给上海凤凰带来了不菲的收入,公司2017年的营收从上年的6.3亿暴增到14.28亿,翻了一番还多,净利润从5944万元增加到9912万元,看起来,一切在向好的方向转变。

  从双方战略合作的公告看,公司从ofo方带来4000万的收益。如果视同增加了4000万的营收,那么公司的营收增幅不至于翻番。是公司的业务全面开花导致的吗?

  仔细阅读2017年年报,发现了真相,原来公司并没有把代工费当做单独的营业项目,而是按照先进货再加价销售的形式体现,这样营收实际是“虚增”了的:2017年度,上海凤凰合并营业收入为1,428,081,358.55元,其中自行车的生产与销售业务收入为1,142,483,881.91元,占公司合并营业收入的80.00%;与2016年度相比,该部分业务收入增长698,668,011.85元,增幅达57.42%。该增长主要系公司2017年度与东峡大通(北京)管理咨询有限公司(OFO共享单车运营方)进行战略合作所产生。pk10手机投注官网

  按照进货、销售的方式能明显的提高营收,可以带来好看的业绩,而按照代工费的方式做账,则只体现为利润增加。前者的毛利会受到大幅影响,后者毛利会增加。

  因此,虽然业绩好看了,但公司的毛利率从2016年的24%左右下滑到2017年的14%左右。

  作为骑行爱好者,我一直觉得,上海凤凰接这个大单,其实是饮鸩止渴。因为共享单车是传统自行车的掘墓人,当共享单车彻底占领每一个角落了,玩自行车的就只剩下中高端用户了,而上海凤凰的中高端车根本没有竞争力,这是自己给自己挖坑。

  2018年,画风突变,随着ofo的市场掌控能力的下降,上海凤凰的代工产量也随着降低,截止2018年三季报,公司仅仅完成了6.14亿的营收,3500万左右的净利润。

  2015年来,上海凤凰的三季报现金流首次为负数。说明客户的还款能力很可能出了问题。

 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,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(北京)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和ofo创始人戴威采取限制消费措施。

  据2018年三季报,公司的应收账款从2016年7821万元飙升到2.7亿,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也从30多天骤增到104天。

  坏账风险大幅增加,如果ofo不能偿还货款,•☆■▲上海凤凰2018年年报的经营性现金流大概率是负的。

  被资本裹挟的ofo即将走完自己的短暂而辉煌的一生,•●却留下一地烂车。更为惨烈的是,本来就濒临亏损的上海凤凰成了资本游戏的牺牲品。传统的实体企业,受伤很深。